back to news

白血病治疗突破性成果?这位“全球首例受试者”恢复

发布时间 / 2019-11-01 / 49

再过几天,来自江油市的熊女士就可以出院了,告别长达一年的住院治疗。“从没有想到会得这种病”,熊女士说,2018年10月,由于身体不适,她到江油一家医院做检查,被确诊患有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,这一检查结果如同晴天霹雳一般,让她和家人都震惊不已。


图片7


随后,熊女士被立刻转到医疗条件更好的绵阳市中心医院化疗。在经过标准的化疗后,熊女士的病情有所缓解,但微小残留白血病持续阳性,该院的冯医生告诉熊女士,要想根治白血病,就必须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,以获得最大的生存机会。

经过多方打听,熊女士转院到西部战区总医院(原成都军区总医院),找到了该院造血干细胞移植中心的刘芳主任。


成为新型CAR-T细胞的全球首位受试者

刘芳主任在详细了解熊女士的病情后,考虑到持续存在未完全清除的白血病面临移植后高复发风险,决定首先使用最新的CAR-T细胞清除体内的白血病再进行移植。

然而在移植前常规体检时,发现患者体内存在着高低度的针对儿子HLA抗原的供者特异性抗体(DSA),这是一种针对供者组织抗原的特异性抗体。刘芳介绍,DSA滴度若超过5000,则面临较高的原发性移植物失败(PGF)的风险(发生概率20-80%),一旦发生,长期的骨髓衰竭将导致患者死亡。由于儿子是唯一可用的供者,如果直接移植,植入失败风险极大。为了保证顺利植入,必须在移植前将抗体降至安全水平,而当前针对DSA尚无确切有效的方法,个别文献报道可以用药物联合血浆置换及免疫抑制的方法,但是治疗周期长,花费大,疗效不确切,且治疗过程中容易反弹。

于是在传统的CD19靶点基础上,刘芳主任的研究组大胆地进行了一个新的尝试,那就是利用BCMA-CD19双靶点复合CAR-T,一方面,通过传统的CD19靶向B细胞,去除残留白血病,另一方面,用BCMA去除浆细胞,浆细胞是分泌抗体的细胞,是从B细胞分化而来,研究组推测同时靶向CD19和BCMA即可去除分泌抗体的浆细胞,又能去除浆细胞的上游细胞B细胞,导致体内不再有新抗体产生,随着已经形成的抗体代谢DSA滴度将逐渐下降。

该靶点是美国州立大学石溪分校Yupo Ma教授的专利靶点,前期进行了大量临床前研究证实其有效安全性并获得医院批准,熊女士幸运地成为该靶点全球首例受试者。

和预期的结果一样,经历了短暂发热后,治疗后第2周评估,熊女士的骨髓残留白血病转阴,抗体滴度从治疗前的近8000降到了不到5000,随后继续往下降,直至治疗后2月降到1500的安全水平。

据刘芳主任介绍,首例BCMA-CD19临床试验的成功今后可能延伸到恶性血液疾病以外的领域,有利于接受器官移植的患者或其它抗体介入的疾病,如难治性溶血性贫血,免疫性血小板减少,系统性红斑狼疮、多发性硬化症和其他自身免疫系统疾病。

该临床试验结果已经被选为今年美国血液学年会(ASH)上大会口头报告,刘芳主任将代表团队向全世界公布这个突破性的研究成果。

为了巩固治疗,刘芳主任决定为熊女士做亲缘外周血联合脐带血造血干细胞移植。


冻存12年脐带血助力造血干细胞移植

2007年7月3日,一位女婴在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呱呱落地,助产士麻利地为女婴剪断脐带,一个采血袋将残留在脐带与胎盘中的血液收集了起来,随后这袋特殊的血液被送到四川省脐带血造血干细胞库(以下简称四川脐血库)进行检测、制备并置于液氮罐里冻存。

为了巩固治疗,刘芳主任决定为熊女士做亲缘外周血联合脐带血造血干细胞移植。“联合脐带血造血干细胞移植相当于为移植再加一层保障。”刘芳说,这种方法已经在业界达成共识和认可,在这个过程中,脐带血起到了“劝架”作用,能够减少移植的排异反应,移植中加入脐带血的患者100天死亡率明显比不加入脐带血的低很多。

经过检索,一份12年前保存在四川省脐带血造血干细胞库(以下简称四川脐血库)符合各项条件,2019年9月12日,这份冻存了12年的脐带血被从深低温液氮罐中取出,运往西部战区总医院,为熊女士完成造血干细胞移植。

“虽然冻存了12年,但它的活性仍维持在90%以上,完全满足移植的要求。”刘芳介绍说,脐带血是新生儿出生后,残留在胎盘和脐带中的血液,其中含有非常丰富的造血干细胞,是目前造血干细胞的三大来源之一。

据了解,脐带血是新生儿出生后,残留在胎盘和脐带中的血液,其中含有非常丰富的造血干细胞,是目前造血干细胞的三大来源之一。

目前,在移植前用现代科技去除抗体以及移植过程中脐带血帮助下,熊女士造血已完全恢复,植入检测为完全供者型,无明显并发症,准备近日出院。

四川新生命干细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

028-962593